|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您当前的位置 :牡丹江新闻网 > 文化 正文
从牡丹江山村走出的省委书记 ──富振声

  在中国共产党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史中,涌现出了无数的优秀党员,他们在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正是由于有了他们的无私奉献,我们伟大的党才能够领导广大人民群众取得了革命和建设的令世人瞩目的辉煌成就,从我们牡丹江走上革命道路的富振声同志,就是这支伟大队伍中的杰出一员,同时他也是满族人民的优秀子孙,足以为后人纪念。

  一、少年岁月

  1919年农历10月富振声全家迫于生计迁居至黑龙江省林口县马鹿沟村,这里三面环山一面环水,没有几户人家,是有名的北大荒野。富家迁到这里后开荒、播种,辛苦全年也打粮不多,不够全家食用,只好又租种土地,买马耕地,家境才稍有改善。在这种贫寒的家庭中,富振声8、9岁时就在家里帮助家人做些放马、放猪之类的辅助性农活。

  富振声9岁时,因深得家人的喜爱,同意他上学读书,那时每村只有一所私塾学堂,每名教书先生教十几名小学生,读的书是百家姓千字文,练习写毛笔字。富振声11岁时,被家人送到离家30里的古城镇私塾读书。他担负着父辈的殷切期望,也深知这个读书的机会来之不易,所以读书十分用功,由于他十分勤奋,成绩优异,所以在14岁时进入双河堡高级小学读书,16岁时又考入依兰县中学,入学后特别努力学习,在班里的成绩每年总是名列前茅。

  但就在此时,富振声在求学之路上遇到了新的巨大困难,在读完一年书后,家里再也无力支付第二年的学费,他这个品学兼优的高才生,面临着辍学的危机,此时,校长薛绶宸向他伸出了救援之手,为富振声寻觅到一件为学校抄写文书的差事,按月发给他足够交纳学杂费、伙食费的薪金。于是,富振声得以能够继续完成他的学业,开始了半工半读的中学生活,直至1931年在依兰县中学顺利毕业,这段不平常的经历,为富振声后来走上革命道路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这段期间,富振声磨练了个人的意志,增强了克服各种困难的勇气,同时为后来从事革命事业打下了较好的文化基础,广泛接触了胡适和鲁迅的著作,受到了科学与民主思想的熏陶。1928年—1929年,富振声积极参加依兰第五师范、依兰县中学、私立育英中学、女子师范等学校掀起的抵制日货和反对“满蒙新五路密约”签字的学生运动,被选为班级代表。这些都深刻地影响到了他未来的人生道路。

  二、抗日风云

  富振声同志1931年初中毕业,被学校推荐到依兰县第三小学当教师,正值此时,日本帝国主义者制造了震惊世界的“九一八事变”,突然进攻沈阳郊外中国军队驻守的北大营,随后对沈阳城发起全面进攻,东北军政当局执行国民党反动政府的“不抵抗”政策,致使日本关东军很快得手,并迅速向整个东北地区推进,东北大片领土沦陷,人民惨遭屠戮,铁蹄蹂躏国土。九一八事变后,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无比愤怒。9月22日,中共中央发表宣言,提出组织群众的反帝运动。反抗日本帝国主义,组织东北游击战争,直接给日本帝国主义打击的口号,全国人民掀起了抗日救国的高潮,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商人罢市。他们上街游行,示威,请愿,要求蒋介石政府抗日。但蒋介石坚持他的不抵抗政策,这进一步激怒了全国人民,抗日救亡运动的怒潮,一浪高过一浪的向前发展。

  受抗日大潮的推动,早有爱国进步思想的富振声积极投身其中,1932年冬,他投笔从戎,参加王德林领导的国民救国军,被任命为第二十六旅骑兵第三营上士文书。1933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后任共青团勃利区委宣传委员、共青团勃利县委书记,在家乡冒着极大危险积极宣传抗日救国,扩大党在群众中的影响。

  1936年2月,勃利县委书记李成林同志找富振声谈话,组织上准备派他到祁致中领导的“明山队”担任政治部主任,这是一支由腰驼子金矿抗日暴动矿工为主体的武装,正式名称为“东北山林义勇军”,首领祁宝堂(后在冯仲云建议下改名祁致中),按当时流行的说法,报号为“明山”,后来群众也就称他带的这支队伍为“明山队”了,这支部队自觉接受党的领导,部队的政工干部原来是由赵尚志领导的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派出的,在部队组建了党团组织。1936年初,三军调回了政工干部,把“明山队”的党团组织的领导关系转给了地方,所以县委决定派富振声去担任政治部主任。当时富振声思想上很有顾虑,认为自己年轻,又没有部队工作的实际经验,担心做不好工作。李成林鼓励他在实际工作中努力锻炼自己的工作能力,于是富振声便接受任务,化名董维民,去了“明山队”。

  富振声到部队时,天气很冷,“明山队”驻扎在离勃利县城五十余里远的山沟里,房子内外都是用松枝搭建起来的,大家在铺盖着芦苇和乌拉草的地方睡觉。在无人睡觉的地方,可以拢火取暖。师长祁致中召集留守的同志欢迎富振声。富振声向同志们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说,他说:“我们这支部队生活非常艰苦,但这支队伍是打日本的力量。我们要联合一切抗日的友军和民众共同抗日,团结一切能团结的力量共同对敌,我们一定要把日本鬼子打出东北去,打出中国去。”他的讲话受到干部和战士们的欢迎,但富振声清楚地认识到要把这样一支部队变为抗日的、有组织、有纪律、有战斗力的部队,必须经过长期艰苦的政治教育工作,只有扎扎实实地做好政治宣传工作才能把这支部队改造过来。

  富振声提出对部队的教育,首先要从纪律教育抓起,由教育带兵的主官抓起,加强他们的组织纪律性教育。开始他们很不习惯,后来,经过政治思想和宣传教育工作,广大干部和战士的思想有所转变,他们认识到部队必须军纪严明,爱护百姓,才能真正抗日,必须与广大群众搞好关系,被群众拥护,才能真正立足。与此同时,富振声还在部队中大力发展党组织,重点发展几名汉族青年积极分子,如祁致中同志,都是由富振声同志发展的。当时党在部队中的活动并不公开,发展积极分子都是秘密进行的,然后,在战斗和艰苦环境中考验他们。1936年夏,富振声代表中共勃利县委同祁致中等部队领导商议决定,改“明山队”为“东北抗日联军独立师”,祁致中为师长,富振声为政治部主任,独立师的游击区域在桦川、富锦两县的南部山区。这支部队经改造后骁勇善战,每战皆胜,这和富振声同志的贡献是分不开的。

  三、求学苏联

  1936年7月,富振声同志从部队回勃利县委汇报工作,9月,县委决定派他去苏联学习。这是富振声早就盼望的事情,他立刻便紧张而细致地做着出发前的准备工作,被安排与富振声同去苏联学习的还有依兰中学的林一。为了安全通过敌占区,顺利越境去苏联,他(她)俩假扮夫妻,闯过重重关卡,顺利来到苏联,他们在海参崴赶上苏联十月革命节,富振声目睹节日的欢乐景象,深感苏联革命给人民群众带来的欢乐和幸福,节后,他们前往莫斯科,在路上,他们换上了苏联服装,富振声化名胡松,林一化名李立光。

  他们到达莫斯科时,已是11月末。富振声被分在东方殖民地研究院第八分校学习,该校负责人是住校主任赵毅敏,副主任是苏联人契尔年科,分管教学。富振声同志求知若渴,通过学习,他开始系统了解了中国革命史、苏共党史和国际共运史,初步掌握了一些马列主义基本理论。1937年下半年,富振声被当选为八分校党组织的宣传委员,他做工作非常积极认真,组织同学交流学习经验,写学习心得,节日写纪念文章,还帮助同学补习文化课,很受同学们的爱戴。

  富振声在学习期间结识了后来的终身伴侣孙平同志,孙平于1918年5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宁安县卧龙河村,1933年,加入共产主义儿童团,1936年1月25日,加入中国共产党,1936年3月,参加东北抗日联军第五军,任抗日联军第五军军部歌舞队队员。1936年10月,经党组织研究决定,孙平作为抗联干部被派赴苏联学习,在苏联东方殖民地研究院第八分校学习,化名陈英。1937年11月5日,苏联国庆节前夕,富振声与孙平结为革命伴侣,在结婚当夜,不幸的消息传来,中国上海被日本侵略军占领,同志们的心情由欢乐变成了悲哀,同时更加迫切地想回国参加抗日斗争。

  出于国内紧张抗战局势的需要,同学们纷纷要求回国参战,原定三年的学习计划压缩至两年半,课时十分紧张。1938年6月14日,富振声所在的第四班学生毕业离校,只有一名女同学林利因怀孕没走。富振声又开始了新的战斗生涯。

  第四节延安时光

  1938年8月13日,富振声一行经新疆、兰州、西安历尽艰辛抵达革命圣地延安。10月,孙平亦抵达延安,被分配到中共中央二部(保卫部)机要科担任机要员,具体负责西安、兰州方面的电码翻译工作。

  11月,富振声到中央党校报到,担任中央党校30班、31班两个班的教学工作,负责两个班的政治课教学工作,主要讲授中国共产党党史和联共党史。1939年7月,富振声被选为中央党校机关党总支委员,同时任组织科长,兼做保卫工作。同年10月,富振声又被选为出席陕甘宁边区党的代表大会的中直机关代表。

  1939年11月至1941年2月,富振声被调到陕北公学先后担任党的总支书记、政治处长和教育处长。罗迈(李维汉)同志兼任校长。富振声同志担任政治教育课的教学工作。

  1941年7月,富振声被调到中央高级党校担任校务部部长,同年,孙平在中央党校学习一年后,以优异成绩毕业。1942年,富振声与孙平生下第一个孩子——新心,1944年,他们生下第二个孩子——宁宁。1944年春,富振声到中央高级党校秘书处工作,担任办公室主任。

  五、重返东北

  1945年8月9日,苏联红军百万雄师出兵中国东北,一举摧垮了盘踞我国东北多年的日本关东军,8月15日,日本裕仁天皇颁布《终战诏书》,宣布无条件投降。消息传到延安,万众欢腾。这时,中共中央决定从全国各地抽调大批干部和军队赶赴东北,制止蒋介石抢占东北,摘取抗战胜利果实的阴谋。延安以中央党校干部为主体,筹组第一批赴东北干部大队时,富振声积极报名随队先走,但因工作关系,第一批没有走成。第二批干部队正在组成,这支队伍主要由中直机关和陕甘宁边区干部组成,其中女干部占多数,又多是东北人,中央组织部决定由富振声同志担任这支干部中队的队长,段永杰同志为指导员。孙平也将带着两个孩子随富振声同志和去东北的干部队一起回东北工作。

  富振声为做好队长工作,努力做好准备工作,首先熟悉行军路线,将沿路兵站和接头武工队的干部名字熟记心头,并在行军中,派出两名干部王有、李坤两人担任向导,做好先头准备工作,历尽艰险,一路北上,原计划走山海关赶赴东北,但因那里还有部分伪军没有放下武器,只能改变计划直奔古北口,当地有苏联红军把守,1945年10月底抵达张家口,随后又从张家口乘火车经怀来到承德,11月初终于到达沈阳郊区的一个村子,第二天,富振声带警卫员张文才同志赶到当时在沈阳市的中共东北局机关,向东北局书记彭真同志详细汇报了路上的情况,并请示一部分干部的工作分配问题。新任的合江省委书记张闻天同志提出要富振声一起去北满工作,于是富振声、孙平等人随张闻天、刘英同志一起去哈尔滨。1945年12月11日,他们一行由哈尔滨前往牡丹江,第二天,富振声等一些干部,随张闻天同志前往合江省。

  1945年12月初,合江省委书记张闻天同志决定,富振声被任命为东安(密山)地委书记,在东部从事开辟农村根据地的工作。孙平同志则被任命为黑龙江省宁安县妇联副主任。富振声等人在带领队伍前往东安的途中,被土匪袭击,造成了很大的伤亡,富振声同军分区司令员王敬坤、政委于化南共同研究决定,暂时将部队撤回牡丹江市,在回撤途中又被土匪截击,于化南不幸被俘牺牲,几天之后,失散的队伍才绕路集结到牡丹江市。随后,张闻天同志又改派富振声南下,担任宁安县县委书记。

  富振声到任后,为着手建立巩固的根据地,将一些从老解放区派来的经验丰富的干部派往各区,做发动、组织群众的工作,与此同时,在县里成立工作团,吸收一批青年知识分子,也被派下去从事群众工作。当时开展群众工作的主要阻碍便是土匪骚扰和地方武装叛变。正在富振声为此事焦虑万分的时候,我军田松支队(东北挺进总队)开到宁安,执行剿匪任务。富振声大喜过望,马上召集机关干部召开紧急会议,要求动员干部要以一切人力、物力支援老部队。富振声提出,首先以解决战士冬装作为支援部队的重点,要随时供应好生活给养。在富振声领导下,宁安县委将支援田松支队剿匪作为头等工作来抓,动员了方方面面的力量,地方部队也做出了有力的配合。很快,盘踞在宁安县境内的马喜山匪帮被消灭,其他小股窜扰土匪也被肃清。

  1946年4月,富振声调任中共合江省委秘书长兼宣传部副部长,1947年,富振声撰文《桦川地主阶级的初步调查》,发表在8月23日《东北日报》上,后来东北新华书店又将这篇调查报告汇集在小册子里,广为发行。本文中对大地主形成类型与剥削手段的分析,对土改工作有一定指导作用。

  1948年10月,富振声被调回合江省委任宣传部副部长。11月,东北全境解放,为适应新形势的需要,1949年4月,嫩江与黑龙江两省合并为黑龙江省,5月,富振声被调往当时的黑龙江省省会齐齐哈尔,担任黑龙江省省委宣传部长,主要分管教育和宣传工作,当时他一手抓报纸宣传工作,一手抓组织在职干部学习,为党培养了一大批宣传骨干力量。

  新中国成立以后,富振声同志倍受鼓舞,更加努力地为党和人民工作,1949年11月,他被调往东北局担任宣传部宣传处长。在新的岗位上,他仍然将主要的精力放在党的宣传工作建设上。他关心办好《宣传员手册》,亲自撰写文章,细心指导宣传工作,提高宣传水平。他撰写的《如何提高一步》、《宣传鼓动要打动人心》等文章都是强调宣传要有针对性,要有的放矢,联系实际。1951年1月,中共中央发布《关于在全党建立人民群众的宣传网的决定》。为贯彻这个决定,富振声同志撰写了长篇调查报告《东北区建立宣传网的基本经验》,文中详细报告了东北区党的宣传网的建立与发展,分析了群众宣传工作的新阶段及其意义,概括了宣传内容,总结了建立宣传网的基本经验。东北局宣传部长李卓然同志阅后,转给了政务院新闻总署胡乔木同志。胡乔木同志很赞赏,推荐给《人民日报》。《人民日报》加了按语,全文发表。

  1951年,在增产节约运动中,富振声用心研究了党的宣传工作如何作用于人民群众的增产节约运动。他深入厂矿,充分调查,撰写了《东北国营企业党组织在增产节约运动中的宣传工作》一文,报告了一些国营企业政治思想工作经验,于1951年12月16日和17日在《人民日报》上连载发表。

  六、主政吉林

  1952年1月2日,富振声同志从东北局调往吉林省,担任中共吉林省委副书记,开始了他在吉林长达30余年的不平凡工作生涯。孙平随富振声调往吉林,任省直属党委副书记,后任吉林省人事监察厅副厅长、党组副书记、吉林省干部政策落实办公室副主任等职。

  1956年7月,中共吉林省委成立书记处,富振声同志担任书记处书记,主管宣传、文化、教育、外事、司法工作。1958年,富振声被补选为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在吉林工作期间,富振声大力领导发展文教事业,1959年5月,为了搞好基础课教学,探索提高教学质量,富振声亲自到吉林市一中蹲点,进行了为期10天的调查研究,《吉林日报》5月25日在第1版以《提高教学质量学好三大基础课》为题,发表了富振声的10篇调查日记,社会影响很大。

  1958年至1961年,富振声同志担任吉林省委文教书记期间,兼任吉林省中苏友好协会会长、吉林省中朝友好协会会长、吉林省外事小组组长、中国科学院吉林分院院长、中共吉林省委党校校长等职。在此期间,富振声多次率队到友好国家进行交流,1958年8月,他率吉林省党政代表团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咸镜北道进行友好访问。1961年9月,富振声率领国家中苏友好协会总会组织的“自费旅行团”去苏联参加苏联人民庆祝新中国国庆节活动,参观访问了莫斯科、斯大林故乡格鲁吉亚、海滨城市索契、乌克兰首府基辅、波罗的海沿岸城市里加和列宁格勒。1963年8月,富振声同志再次率吉林省党政代表团对朝鲜咸镜北道、两江道、慈江道进行友好访问,增进了吉林省人民与朝鲜人民的友谊。

  1965年末,吉林省委领导重新分工,富振声同志由主管文教改为协助第二书记赵林抓工交工作。他不会想到,此时一场史无前例的政治风暴即将向他凶猛袭来。

  七、波折晚年

  1966年6月,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7、8月间,富振声同志首当其冲地被残酷批斗,1967年5月7日,吉林省成立“革命委员会”代替中共吉林省委行使职权,1969年10月间,富振声在辽源监护所被囚禁,被以“逼、供、信”的方式残酷迫害,1971年2月,回到长春,被囚禁在省军管回“一办”,1973年11月23日,被解除隔离审查,允许回家,但仍受到造反派的严密监控,实际上仍不自由。孙平也于1969年7月13日在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县龙井“五七”干校二营六连开始劳动改造,1970年,在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敦化县清沟子“五七”干校,继续劳动改造,1973年3月,清沟子干校合并到左家干校,孙平继续接受劳动改造,一个好端端的革命家庭被拆得四分五裂,这是那个荒唐时代造成的人为悲剧,但这对革命伴侣在残酷的迫害下没有丧失信念,仍与林彪、“四人帮”的爪牙进行着最为顽强的斗争。

  乌云终究遮不住太阳,1976年10月,党中央一举粉碎“四人帮”,山河重光,富振声同志的境遇也有了很大的改善,1977年,他被任命为吉林省政协副主席,全国第五届政协委员,出席全国政协会议。1979年1月27日,中共吉林省委彻底为富振声同志平反,推倒了强加在他头上的一切污蔑之词,为他彻底恢复名誉,颠倒了的历史被重新颠倒回来。

  富振声同志似乎重新焕发出了青春,他决心在暮年发挥余热,为党和人民再立新功,然而天不假寿,1985年10月11日,富振声同志与世长辞,享年七十三岁,直至弥留之际,他仍对党和国家的未来充满信心,深信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一定会取得辉煌成就,他是一位杰出的共产主义战士,同时也是满族人民的优秀子孙,将永远活在人民的心中。

  参考文献:(1)《风雨同舟心心相印——富振声、孙平传记》(内部出版),孙平编,出版地:北京,2002年9月版。

  (2)《忆振声》,孙平1990年2月写于长春。

  (3)《富振声传(1912——1985)》,王立奇撰,摘自《吉林党史人物》(第八卷),吉林教育出版社,出版地:长春,1991年7月版。(本文部分材料取自1946年宁安土改团张安老人处)

来源: 牡市博物馆和烈士纪念馆管理处     作者: 蒋义 黄强 张克 苏亮     编辑: 臧淼
视频在线 | 更多
| 图说牡丹江 | 更多

| 中国·牡丹江 | 大鹏新闻网 | 牡丹江市文化网 | 牡丹江市民政信息网 | 牡丹江市社科联 | 牡丹江福彩网 | 牡丹江对外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 |

| 牡丹江广播电视旅游公司 | 牡丹江党建网 | 牡丹江新闻网 | 牡丹江商务局 |
版权所有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 牡丹江市政府新闻办公室 牡丹江新闻传媒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