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您当前的位置 :牡丹江新闻网 > 红色文化 正文
马占山血战江桥

  1931年9月18日,日本帝国主义者在我国东北发动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由于蒋介石集团推行的“不抵抗”政策,日寇轻易得手,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不战而得辽、吉两省大部,并积极策划进攻黑龙江。此时任黑河警备司令的马占山受命于危难之际,被张学良任命为黑龙江省代主席,奉命保卫黑龙江省。

  陆军上将马占山,字秀方,祖籍河北丰润。早先是绿林豪杰出身,被收编后系奉军张作霖部的一员虎将。此时临危受命,顿感肩头的责任重大。

  此时摆在马占山面前的出路有三条:

  第一,忠实地执行国民政府之不抵抗命令,率军一走了之。这在当时东北军“二十万人齐卸甲,更无一个是男儿”大背景下,似乎是一个顺理成章的选择。

  第二,像辽宁的臧士毅,吉林的熙洽那样,投到日本人的怀抱里。这样他照样可以“高官任做,骏马任骑”。

  第三,奋起抗日。但“反思我兵力单薄,兵器不良,抵抗决难持久。”

  何去何从,马占山将军在痛苦中思索。

  1931年10月11日,马占山由黑河起程赴省城哈尔滨。临行前因收到各路情报证实东北军洮南镇守张海鹏有降日倾向,因此紧急向张学良发出示警电报:“副司令,据多方情报称,日军正准备进犯黑龙江。张海鹏正谋反投靠日本人……”

  日本帝国主义在占领辽、吉之后,原东北军洮南镇守使张海鹏不惜出卖民族利益,甘心作侵略者的走狗,接受日本的军火援助,仅新三八枪就有两万多枝,自持装备精良,悍然北上帮助日寇袭取黑龙江省。10月16日拂晓,张海鹏的前锋部队抵达嫩江桥南端时,黑龙江省守军愤于张海鹏的丧心病狂,认贼作父,广大士兵不听上级命令,自动将江桥炸毁,并以猛烈的炮火进行袭击,阻止其北上。张的三个团也趁机纷纷反正。

  10月19日晚,马占山到达齐齐哈尔,20日举行就职仪式,正式走马上任。同时向各省市、各党部、各报馆发出就职通电。

  马占山此时面临的是一个乱摊子、险摊子。在财政方面,仅接省政府存款8万余元,并有未发之黑龙江省纸币200万元,押在哈尔滨各银行。公务员多自动离职。市面上钱币贬值,江省纸币,哈尔滨已不通用。商户多闭门迁避。江省全部兵力约两万余人,另有精锐之国防军两旅,开往关内未回。目前可用者,仅驻在省城之卫队团、炮兵团、工兵营,约2500余人。

  几乎就在马占山到达齐齐哈尔的同时,日本人的威胁恫吓也接踵而至了。10月25日,日本驻黑龙江领事清水八百一照会马占山:奉本庄司令官之命,请将军江省政府和平让予张海鹏。奉(辽)吉两省已经与日本合作,谅黑龙江一省之力,决难抵抗,如不愿合作,张海鹏曾托本庄代说愿出500万元请将军出国游历。马答:马占山决不能出卖黑龙江,你回去告诉本庄,他如想得黑龙江,可拿血来换,不要瞧不起中国人,拿钱来迷惑我。并据理驳复日方要求代修江桥的照会。

  10月26日,日军29联队进占四洮路全线。由于此时日寇不敢触动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因此绕开中东路而兵进四洮路。

  10月27日日本驻齐齐哈尔特务机关长林义秀向马占山下战表:限黑龙江省在一周之内{实际不可能完成}迅速修复江桥,如果在规定时间内不能完成,则以后由日方修理,并视情况对工程进行实力保护。28日,接洮昂路局报:日本多门第二师团及满铁守备队1000多人乘兵车来到洮南。多门让路局转告黑龙江省政府将军队撤出洮昂路外。29日,清水向马占山下通牒:“洮昂路系满铁借款铁路,且于交通运输有重大关系,如长此放任,华方的自行修理桥梁认为绝对不可能。故与有密切关系的满铁立即派人着手修理,希望黑省军队断勿妨碍,并予以适当保护。倘妨碍修理,则日本方面将予以适当的措施。”马对此的答复是:“南铁对于洮昂路仅有借款关系,债权者不能代替债务者修理工程,且洮昂路并非江省省政府所属,不能代为承认由满铁代修,可由江省政府代为通知洮昂路自行修理。”30日,张海鹏在日本人操纵下召集军事会议,部署攻黑事宜。

  日本侵略者眼看侵占黑龙江省的计划破产,便继续以四列军械、10万元日币援助张海鹏,并亲自出马。11月1日,日本驻吉林第六联队长滨本喜三郎大佐,率领步兵两个大队、野战炮兵一个大队、工程兵一个中队,借口“匪患”而逼近嫩江桥。11月2日,日军送来最后通牒:“1.嫩江桥不得为战术上使用:2.至11月3日正午止,南北两军各由桥梁撤退10公里以外地点,至修浚为止;3.不承当上诉要求或妨碍修理者,认为对日军有敌意,即行使武力。“马占山再次拒绝日方派人修桥并派兵监护之要求。11月3日晚,日方强行修桥并开枪示威,11月4日晨,日军土又开枪示威,并逾越江桥北端,侵入我军防地,捕去我哨兵三名,随即日军向我开枪扫射。我军忍无可忍,在马占山指挥下奋起还击,揭开江桥抗战序幕。接着,11月5日打了一场恶战,中国军队几乎全歼滨本步兵联队。

  11月6日,马占山向张学良发出“鱼电”,表明了抗战决心,但同时也陈述了日寇的优势力量和嚣张气焰。“(日军)竟于江日起居然出首,借口修理嫩江江桥,以日兵掩护张海鹏军过江。压迫我防地,开始攻击。并于昨今两日,日方飞机8架,炮二十余门,猛烈环攻,势必直捣江省省垣不可……”值得一提的是,张学良在接到这份电报后,也改变了不抵抗主义的态度。他在当天发出的《报告东北战况的通电》中,明确要求马占山采取“正当防卫方法”。从这里我们完全可以认为,江桥抗战的壮举对于迷信蒋介石和国民政府的张学良来说,无疑是一针清醒剂,对几年后他发动西安事变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

  11月7日,马占山亲上前线,率全军与日长谷、天野两旅团血战。晚主持召开旅团长军事会议,并发出虞电。电文内称:“连日激战,昼攻夜袭,恣意残杀,我军死伤枕藉。日军武器精良,胜我百倍,明知江省联络已绝,呼援不应,仅以一隅之兵力,焉能敌日人一国之大敌。前线将士莫不深明大义,慷慨激昂,大有气吞河岳,敌忾同仇之势,兼之占山受国家依畀之深,人民寄托之重,目睹辽吉沦胥,江省危如垒卵,与其坐失国土,委诸父老于不顾,毋宁牺牲一切,奋斗到底。……本日日本军迭派飞机,向我连续掷弹,一面调集兵力逐渐推进。观察情况,恐于最短期间,必大肆图攻。占山守土有责,一息尚存,绝不敢使尺寸之地,沦于异族。……”

  江桥抗战开始后,中共满洲省委和北满党组织发动工农群众和青年学生,组成“抗日援马代表团”,到战地慰问,许多学生投笔从戎,被马占山组成“学生团”。此时,全国各地一致声援,信件和电报如雪片,各地报刊热情赞扬爱国官兵抗战义举;各界人士和爱国华侨发起募捐。一时群情振奋。在东南亚华侨中,社会团体为募捐,将马占山的照片每张售价定为5元,人们争相抢购。马占山将军率部浴血奋战的事迹,更加激起了齐市爱国支前的热情。省城公安局、一、二、三署的人员,在各路口设岗,征调民工、马匹和车辆,有位姓李的马车会长,不仅协助当局张罗车马,而且把自己的几匹好马赶到前线。征调的群众的大车几乎承担着所有的运输任务。群众赶着支前的大车,来往于省城和江桥之间,运送军队、伤员、给养和弹药。11月8日。马占山受张学良电委升代东北边防军驻江副司令长官,所有驻江军队,一律归其节制指挥。是日,日改用政治攻势,前后三次通知马占山下野,将政权交张,马义正词严,予以驳斥。

  11月10日,马占山发出灰电,阐述江桥抗战前期战况和坚持抗战之决心。日军天野、长谷、铃木等旅团和满铁守备队共7000余众,于11月12日,兵分三路,又开始了新的进攻。11月14日,马占山再上前线,将士士气倍增,将敌击退。11月17日,国民政府委任马占山为黑龙江省委委员,省政府主席。11月18日,马占山亲赴三间房督战。日军不断增援,我军损失极重,昂昂溪失守。下午,下总退却令,同时发出巧电,震惊中外的江桥抗战失败了。

  嫩江桥的血战,揭开了大规模武装抗日的序幕。它大长了中国人民抗日的志气,大煞了敌人的威风。江桥抗战,是东北爱国官兵置蒋介石不抵抗政策于不顾,自动奋起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壮举;江桥一役,迫使敌人付出了重大的伤亡代价,大大打击了日本侵略军猖狂一时的嚣张气焰,延缓了它的侵略步伐;江桥抗战,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特别是东北各族人民的爱国意志,推动了东北各地抗日义勇军的兴起,揭开了东北军民长期抗击日本帝国主义者侵占东北斗争的序幕。

来源: 牡市博物馆和烈士纪念馆管理处     作者: 苏亮     编辑: 臧淼
视频在线 | 更多
| 图说牡丹江 | 更多

| 中国·牡丹江 | 大鹏新闻网 | 牡丹江市文化网 | 牡丹江市民政信息网 | 牡丹江市社科联 | 牡丹江福彩网 | 牡丹江对外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 |

| 牡丹江广播电视旅游公司 | 牡丹江党建网 | 牡丹江新闻网 | 牡丹江商务局 |
版权所有 黑龙江东北网络台 牡丹江市政府新闻办公室 牡丹江新闻传媒集团